彷徨年代(一个70后师范生的青春纪事)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11:35:27 点击:43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咪乐|平台服务费视频在线观看|直播|在线观看 对学校来说,课后服务既要针对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也不能超出自身的承受能力,许多工作也得循序渐进。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老牛是70后,同为70后的这一代人,现在大多已经50左右了。70后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的青春岁月刚好和整个90年代完美覆盖。众所周知,90年代是一个火热的充满激情与梦想的年代,但作为人世间微小尘埃的一分子,不得不说,老牛回望自己的90年代,好像并非如此,更多的是充斥着一个普通人的追寻、挣扎与彷徨。

  曾几何时我们也一直以为自己很年轻我们也很OK,事到如今,老牛这一代,也算是有资格对青春岁月进行一翻回忆了。青春已经去了岁月河流的另一边了,远望着它流走的背影渐渐模糊,我们也惟有唏嘘挥手作别啦。

  说到老牛的青春岁月,其实就是一个不停地犯傻的年代。青春时期的老牛,总是去做一些他自以为很对的事儿,结果现在看,或者说在旁边人看,不得不说有些蠢。好在老牛自己不知道,所以他就这么一路走过来了。如今的老牛虽然一事无成,每每回想起自己的那段青春岁月,不由不说,那真是老牛的纯真年代啊。

  关于老牛的青春回忆,我会尽量如实的写出来,供同年人一起回味一下,如果能引起一点共鸣,就有了一点存在的价值吧。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11:35:50
  谢谢通过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12:02:03
  1989年作为农村少年的老牛初中毕业考上了中师,属于现在许多人口中的“小中专”。

  在老牛那个年代,中专其实还不算“小”,在学历上虽然相当于高中,但在90年代初,含金量远高于高中。原因很简单,在那个包分配的年代,中专毕业了就有一份国家分配的工作一份固定的工资,这份工作一般来说,你只要不出在的差错,可以干到死,这对于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人来讲,是多么大的诱惑呵。所以在农村,考上中专基本上就是吃上皇粮啦。

  老牛的小姨当年就是考上的武汉一所邮电学校,毕业后分到邮电局工作福利好,工资高,一向是老牛学习的榜样。所以,从那时起,老牛对于上大学的想法并不是十分的强烈。

  而且中专还分等级,小市中专,大市中专,省部级中专。小市就是老牛所在的县级市,大市以前叫地区,后来改为地级市。1989年,老牛的老家那个叫杨河镇的乡镇整个镇也只考上了两个省部级中专,其中一个就是老牛。

  那年作为镇中学重点班的老牛,分数刚好过县一中,542分,而省部级中专是540分,为了去掉这多出的两分,老牛在镇上广播站工作的父亲求爷爷告奶奶,通过老牛在地区邮电局当科长的小姨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这两分给去掉了。

  多年后的老牛想起这些,难免有些遗憾,如果能上大学,自己的人生可能就不象现在如此这般的潦草啦。不过,很快老牛就原谅了自己。因为初中几年,老牛 被一种叫“疥疮”的皮肤病折磨得死去活来,每天上课的时候,他的屁股沟和大腿根就痒得钻心,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老牛往往产生一种用刀把痒地地方一刀割下来的冲动。疥疮基本上整整折磨了老牛初中三年。所以当分数出来后,父亲问他是想读高中还是中专的时候,老牛毫不犹豫地说,我想读中专。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12:06:40

  老牛知道,自己再坚持不下去了。

  老牛记得自己填志愿时好像填了三个学校,其中一个就是邮电学校,他没有填师范,那时的老牛有点瞧不起老师这个行当。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等待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作者:施少偉的圓學 时间:2021-10-29 09:39:06

  繼續分享, 期待
我要评论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19:15:51
  电话是他的三姨父打来的,小姨父在电话里说,小牛考上了,襄樊铁师。一向在老牛家族中素有神通广大极会搞关系走门路的小姨父通知要老牛父亲明天带老牛去孝感实验小学面试。面试他的人是“襄樊铁师”过来招生的老师。

  听完电话后老牛和父亲一起去稻场上晒谷子,父子俩一直采高采烈地讨论着襄樊铁师是个什么学校。父亲说,可能是襄樊铁路师范吧,出来到铁路上班。那时的铁路是非常吃香的单位,老牛听了后心里暗自欢喜。

  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天空显得高远,天气凉爽,一切都是多么的美好。
我要评论
作者:查大飞 时间:2021-10-29 14:38:27
  MARK
我要评论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22:37:34
  第二天老牛跟着父亲俩个一起坐班车去了县城,然后从县城汽车站坐车去了孝感,在小姨的带领下一行仨人去了孝感实验小学。

  来面试老牛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另一个是男是女多年后的老牛都想不起来了,之所以对戴眼镜的男人印象深刻,一是这位老师长得那是相当的帅,二是进校后老牛才知道他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崔小明。

  完试出来后,老牛出来垂头丧气地对父亲说,爸爸不是铁道师范,是特殊师范,他们说只要我答应去,就没什么问题了。父亲问老牛,特殊师范是搞什么的?老牛说,教聋哑残疾孩子的。

  老牛心情差的很,不想上这个学校,本来他就没心思当老师,结果还是当这种老师。由此可见,老牛确实不适合干这行,因为他简单就没有一点人道主义同情心,这样的人怎么能为人师表呢?

  小姨父安慰说这个学校可以的,好歹也是省部级嘛,而且出来当老师,不错的,管他教啥,有工资发就行了。

  对小姨父这个观点,父亲虽然没多说什么,但是好像也接受了,不接受又能如何?毕竟能考上就不错了。老牛的父亲小时候是从外县乞讨到应城的,往上数几代都是农民,现在考了个中专,还是省部级,虽然是教聋哑儿童的那种省部级。

  于是就这么定了。接下来只等到9月15日去学校报道了。

  但是等到到了襄阳后,这个学校给老牛和父亲出了个难题,搞得连这个“铁师”差点都上不成了。
楼主戴沙牛2020 时间:2021-10-29 08:26:34
  彷徨的年代
  狼狈的青春
  哪一座山上
  不是长满伤心的杂草
  和少年的心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百度